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QQ登录 自动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2737|回复: 0

泰剧热潮:小众影视剧的逆袭与争议ZT

[复制链接]

348

主题

374

帖子

198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981
发表于 2019-9-25 20:5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冯祎

凤凰WEEKLY


“有性别认知障碍的男生成功变身女生,爱上姑父,顺便报复抛弃他们母子的父亲!”最近正在热播的泰剧《吹落的树叶》,被戏谑为“社会新闻都不敢这么写”。变性+乱伦+复仇,随便拿出一个元素都足以撬动一场伦理大战。

任何圈子都有鄙视链。影视剧的鄙视链在很长一段时间,大抵是这样的:英剧>美剧>日剧>韩剧>港台剧>内地剧>泰剧。但近年来,尤其是在泰国电影《天才枪手》中国票房破2亿、泰国创意广告不断刷屏之后,处于这条鄙视链底端的泰剧,也开始不太“安分”。从叙事宏大的《天生一对》,到校园纯爱《一年生》,从人鬼不殊途的《清明时节爱上我》,到关注特殊人群的《不一样的美男子》,不仅突破了以往泰剧的“知音体”风格,豆瓣评分也都超过8分。

影视剧,一直都与艺术、文学、音乐一样,是跨文化界限的存在,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影视剧的边界感更宽泛,容纳的社会符号也更复杂。用它去看一国的价值观,远比艺术、文学、音乐更有普世性和代入感。泰剧变迁的背后,是这个古老国度正在与世界同频的信号。

三观,是泰剧的最大争议



《我们不能是朋友》《春夜》《吹落的树叶》,这个七月的台剧、韩剧和泰剧好像约好似的,一起来挑战观众的三观。

如果说早期的韩剧是戏剧化和夸张剧情的大集合,那么近些年,泰剧显然接过了这一棒。人们戏谑的“韩剧三宝”:车祸、癌症、治不好,漂洋过海来到了东南亚——风度翩翩的富家少爷一定有隐藏的暴君式人格,咆哮、扇耳光、囚禁这些戏码都会轮番上演。

而女主角通常却是善良坚强聪慧,最后一定会原谅男主角的恶行。再加上痴情的男配角、恶毒的女配角,就像一道万能公式,可以套用70%的泰剧。连泰国史诗《拉玛坚》里的魔王,也是把自己爱慕的西塔囚禁在小岛上。

2003年央视第一次引进泰剧《俏女佣》,虽然没引发大规模讨论,但却培养出了中国第一代“泰米”(泰剧迷)。直到2009年,安徽卫视推出泰剧《天使之争》,一下成为收视爆款,泰剧迎来了转折点。那几年,打开电视便常能看到各式泰剧:《旋转的爱》《临时天堂》《千金女佣》《一诺倾情》《爱的烹饪法》……

此时的观众正值韩剧的审美疲劳期。泰剧也深谙法国戏剧家乔治·普罗的“三十六种戏剧模式”,素材源源不断。加之泰剧演员往往是混血的帅哥美女,布景设计也颇具异国人情,这种表象和视觉上的代换,给中国观众带来了暂时的新鲜感。

但只稍微看过几部就会发现,泰剧故事情节虽看起来曲折离奇,贯穿始终的却只有一件事,以及三四个人,程式化的人设、简单的关系矩阵和单一的叙事方式,以至于有评论认为,这些剧集不止毫无深度,还脱离生活逻辑,再加上演员的夸张表演(泰国至今没有专门的戏剧学院培养演员,演员的演技都是在片场磨练出来的),常常前后难以自洽。比如字幕组给泰剧《爱的被告》做的简介就只一句话:看剧前请先把你的逻辑思维能力使劲儿踩在脚底下。更别说像日、美剧那样,能截出暗含潜台词的表情包了。



▲ 《吹落的树叶》



作为电视剧的前身—电影,泰国的起步并不晚,甚至还在1930年代有过短暂的黄金时期,但皇室与民众束缚和遵从的关系,以及《冒犯君主法》的约束,决定了在这片土地上很难诞生令人信服的作品。尤其是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冷战时期的泰国如履薄冰,严峻的政治形势让文学家、艺术家在创作时首先要避开“雷区”,必须在揭露社会矛盾和保住性命之间做无奈的选择。而架空于现实之上的爱情故事,就是最安全的题材。

所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泰国现当代除了《四朝代》,再找不出像样的文学作品,充斥在市面上的是各种无脑的言情小说。作者写得轻松,读者也乐得不用脑。泰剧在泰语中叫作“Lakorn”,直译过来便是“使用泰语演出的浪漫爱情连续剧”。顾名思义,泰国人从一开始已经给泰剧定性了。而这些剧本就大多来自言情小说,有的还是50年前的言情小说。

观众是最无情的。从2015年开始,中国国内流量和IP崛起,传统泰剧开始退出中国主流电视台。就像英国小说家毛姆对暹罗寺院的描述,先是“它们很华丽;它们闪着金光与石灰的白光,但又并不俗艳;在那明快的天空下,在那耀眼的阳光下,它们毫不退让,公然蔑视自然的光华,并以人类的智巧和顽皮的果敢为之添彩”,但最终“你漫步其间,有些郁闷,因为对你来说,它最终毫无意义,它逼你‘哦’然惊讶,但绝非‘啊’声动情;它没有意义”。看早期泰剧的过程,亦如是。

这里没有忧郁的热带,只有矛盾的热带



为什么泰国人喜欢电视剧?事实上,泰国人喜欢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电影、戏剧、音乐等等等等。泰国人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必须包含的元素就是放松,而看电视又是成本最低的放松。泰国人往往从晚上8点开始看电视剧,每部每周只播两或三集,每集两小时,所以一看便是三四个钟头。

而电视剧是社会的镜子。

泰剧中渗透着许多当地特色,比如难以跨越的“等级观念”。泰国人习惯在第一次见面时就问及对方的年龄、工作、收入,以便决定两人的相处模式,所以在泰剧中,尊敬、下跪、服从、谦恭都是植根在泰国人思想中的行为习惯。长期的男尊女卑,也让泰剧教化女性不必勇敢,只要善良,便会有帅气多金的男性来拯救她们,最后回归家庭。

其实相比于周边其他国家,泰国是最早开始国际化的。泰国的历史从来不是封闭的历史,从大城王朝时期开始(14~18世纪),这里就是中国、日本、英国、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等国的通贸之地。到了近代,和邻国相比,泰国又是唯一一个没有沦为西方殖民地的国家,国王还亲自造访欧洲,足见泰国的城府和圆融。

在这片占地51.3万平方公里的“东南亚之心”上,中国、阿拉伯、波斯、高棉的文明杂糅在一起,东方和西方也在此相遇,并被泰国人幻化成暹罗文化的一部分。所以泰剧中也有不少对异文化的描摹,像2008年的《牡丹花的最后一瓣》,描写的就是1950年代泰国华人的奋斗史,里面塑造的女性勤劳、坚韧、节俭。可见当地对异文化的尊重。

也有例外,比如世仇缅甸。2017年的泰剧《爱之火》(Plerng Phra Nang)激怒了缅甸贡榜王朝末代国王的曾孙。虽然泰方编剧极力否认,但剧情嘛,果然与缅甸历史上那位野心勃勃的王后馨部麻茵的故事有“惊人”的相似。缅甸发誓也要拍一部影射泰国皇室的作品,不过至今未果。

同时,泰国也是世界上信仰最单纯也最单一的国度之一,开放与保守不断拉锯,最后达到了相对的平衡。大部分民众相信因果报应和善良的力量。这致使泰剧里的好人会好到极致,坏人也会坏到极致,结局必是好人战胜坏人。这样的剧情虽脸谱化,但欣赏门槛很低,能最快速击中观众最朴素的正义感。

历史上没受过太多欺辱和笃定的信仰,让泰国诞生了“世界第一”的微笑。生活中处处充满戏剧化。一位旅居泰国多年的朋友告诉我,泰国足球赛现场,只要球迷一冲突,就会播放泰国神曲《用我的真心换你的号码》,刚刚还在互殴的人便手拉手跳起舞来。在泰国路边,只要有开着功放的车子经过,路人就会跟着载歌载舞,随遇而安,快乐至上。

在戏剧化这点上,就连综艺节目也充满了新奇的脑洞和开放性:“男得有情郎”类似于中国的《非诚勿扰》,不过是男选男,而“杀人卡拉OK”,则是把歌手吊起来扔进水里,进行各种恶作剧,但歌声不能停。

假若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当年去的不是南美洲,而是泰国,恐怕他就写不出《忧郁的热带》,大抵只会沉沦在热带雨林的戏剧化里了。

《阴影的力量》是泰国得奖电视剧,剧情可以概括为“男主角酒后强暴女主角,在求得对方原谅后,两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虽然导演解释,这样的情节就是试图教化社会,女性不该单独外游或是穿着暴露;男性不该喝酒”,但还是掀起了某种反弹。这是一个女性意识在不断崛起的时代,泰国女性开始对将这样的情节浪漫化感到不适,要求遏止“性侵之恋”剧码的呼声越来越大。

泰国商业管理研究院社会民调机构曾以泼水节与性骚扰为题,对民众展开随机调研,前几年还有78.46%的受访者认为在狂欢气氛中不必过于在意,而到了去年,已有55.20%的受访者认为这种行为非常不妥,“不必计较”的数字已经下降到8.64%。



▲ 《天生一对》剧照



世界都同频了,泰剧也要越界



2016年,泰剧在中国内地逐渐从台播过渡到网播,几大视频网站都开辟了泰剧板块。价格因素占了主要原因。《太阳的后裔》一集版权费高达150万人民币,泰剧只要1/20的价格。泰剧海外市场份额不足20%,但有效播放却占到了40%以上。爱奇艺甚至还要立志打造“网络视频行业泰剧播放第一平台”,投资泰国的翻拍剧。

而天天坐在电脑前看剧的是什么人呢?年轻人。在年轻人喜好这一点上,泰国青年和中国青年并没有本质区别。

这种现象反馈到泰剧本土,便激发了泰剧的“分众时代”,不同的电视台根据不同受众,产出定位精准的垂直产品。在泰国,覆盖率最高的是公共电视台7台,考虑到乡村占比大,这个电视台依然以八点档狗血剧为主。中国国内已鲜少引进。而泰国正大集团旗下的收费频道True,以及以音乐起家的GMM Grammy旗下的两家公共电视台GMM25和ONE31,则主打年轻受众,成为了中国视频平台引入泰剧的主要来源。

中国,不止为这个邻国贡献了第一入境率的游客,也是泰剧最大的海外发行市场。中国受众对影视剧的要求在变化,泰国要时时保持同频。这种同频不只是东方思维的,在全世界因互联网连接而变小的背景下,模仿韩剧、日剧只是泰剧需要跨越的第一阶段。

泰国也真的翻拍了好几部经典韩剧。在泰剧《寻爱魔力》里,还借着演员之口说出了泰国女性的择偶标准——“至少也要像韩国欧巴那样啊”。

的确,到目前为止,泰国还没有诞生世界级的电影、歌曲、文学、艺术,似乎只有旅游、美食、宗教。但你要就此推论泰国人缺乏创意和深度,就有失偏颇了。从1990年代开始,挺过低迷期的泰国电影,已经开始有了姓名。而不受政策限制的泰国广告,更是脑洞大开,在国际大奖和互联网上怒刷了存在感。许多广告、短片导演,也开始成为电视剧导演。这让泰剧也具备了能够越级的能力。

在同频的助推下,泰剧逐渐分流出了两派,一派顺应时下流行的甜宠风,“虐”出了新花样,也甜出了新高度。泰国的CP文化非常发达,演员们不仅剧中撒糖,剧外也卖力“营业”,口碑好的还会在下一部剧集中继续捆绑,保持观众的黏性。

另一派则开始涉猎越来越宽泛的题材,不再拘泥于大尺度的爱恨情仇:2018年引发收视狂潮的《天生一对》是穿越题材,泰国总理帕拉育甚至召见了剧组,称赞“这部电视剧展示了泰国的文化和传统以及当时人们的穿着,这引起了公众对泰国文化的兴趣”。《火之迷恋》的女主角一心想要往上爬,最后沦为棋子客死异乡;《极限S》系列,以“运动、坚持、责任、亲情、友情、成长”为主题;探讨各种恋爱关系的《朋友圈》,以及描写经纪人的职业剧《星途叵测》等等。

其实泰国如今也依旧在输出家庭伦理剧,但女主角不再是美弱惨,而是会主动回击。像2018年的“泰版犀利人妻”《妻不择食》,就引发过热议。剧情怎么看怎么像曾掀起收视狂潮的《回家的诱惑》姊妹篇,可“复仇女神”的设定在泰剧里算是不小的突破。

当然,泰剧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重要分支——青春校园剧。不同于日韩的纯爱,泰国的校园剧毫不避讳展现社会边缘人群的爱,这在整个亚洲,都是足以写进影视剧历史的巨大进步。泰剧的一位导演说:“人妖是泰国正常的社会现象,如果我们忽略他们,在剧中也不提及他们,就会很奇怪。”当然,这与泰国政局也不无关系,泰国宪法拟首次写入词汇“第三性别”,从法律上保证跨性别和同性恋群体得到更公正的对待。

在更包容的题材下,去铺陈深度,一切都顺理成章。



▲ 《一年生》剧照



像聚焦泰国华人家庭的《我们信任的家庭》,试图窥探家庭成员关系的交叠,丈夫的被期望、妻子的失去自我、儿子的过度宠爱,以及女儿的被忽视,都是活生生在我们身边上演的故事。而《超凡少年》更有普世意义,剧中有一所等级制度鲜明的学校,不同成绩的学生有不同待遇,捅破高分理念背后的残酷真相,影射当下的教育制度。

在鄙视链上追上韩剧,就是泰剧的终点吗?终点在哪里,要看这个表象传统且保守的国度,妥协的底线在哪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19-11-23 06:35 , Processed in 0.015713 second(s), 7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