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QQ登录 自动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5615|回复: 0

松本清张与日本“社会派”推理综评ZT

[复制链接]

363

主题

391

帖子

212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28
发表于 2019-11-2 03:3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自推理书库
http://www.tuilisr.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294&highlight=%C9%E7%BB%E1%C5%C9


20世纪50年代中业,随着朝鲜战争中美国的战败,美国主导亚洲局势,以及独霸日本的现状有所缓和。于此同时,以苏联、中国为核心,在亚洲远东地区,新崛起的社会主义势力正虎视眈眈地威胁着美国在该区域的霸权统治。在此情况下,美国急需在亚洲地区,寻找到一切可以利用的“盟友”,与之结成同盟,共同对抗新兴的中、苏社会主义政权。而在“二战”中与中国、苏联都结有深仇大恨的日本,无疑成为美国利用来遏制中国、限制苏联的最好武器。1 l  l' ^4 P# a7 G( w
( e% ^" s1 U) N
  因此,从50年代中期开始,美国改变了对日本占领、打压的态度,转而大力扶植、帮助日本,使其迅速崛起,成为一支有生力量,借以牵制、抵抗日益壮大的社会主义阵营。在此背景下,日本外有美国等强势资本主义大国的扶植,内部又经过对“军国主义”和集权统治的清算,打倒了极其唯心的“天皇迷信”,整个社会民智大开,风气日渐开放。在扫除了一切不利因素,政通人和的情况下,日本举国激情昂扬,人民干劲十足;因此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整个日本掀起了全面经济建设的高潮,在随后的60、70年代,日本经济突飞猛进,靠着美国后盾的全力支持,日本经济发展速度居于世界第一,到70年代中业,日本一举赶超英、法等老牌资本主义强国,国民经济总产值一举跃升世界第二,成为继美国后另一超大新兴经济体,并在很大程度上主导了整个亚洲的经济走向。在此期间,日本内政、外交都取得了较为积极的成果,努力搞好周边关系,重新塑造国家形象,并先后和苏联、中国、韩国等传统“夙敌”,建立了大使级外交关系,与之建立了比较深入的经济和政治联系,这些较为顺畅的国际环境,反过来又加速了日本国内经济的飞速发展。

  随着日本国内政治局势的稳定,加上政府新出台的经济政策的刺激,20世纪50年代的日本经济,迅速蓬勃发展起来。一大批日后闻名世界的大型企业,如松下、三菱、索尼、三井等,相继在这个时期迅速崛起,不但稳稳占据了日本国内市场的龙头地位,甚至行销世界,成为国际知名品牌。大企业的迅速崛起,导致了一系列的社会变革:商业竞争成为日本社会的主要矛盾,在巨大利益面前,人性与道德被腐蚀、沦丧;残酷的竞争导致了整个社会趋向于浮躁、荒诞。日本社会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随着价值观的重新建立,社会价值尺度的推翻与再次确立,人们一度陷入过迷茫;整个社会都在强大竞争局势的压力下,变得残酷、混乱,道德被金钱所腐蚀,日本民族所拥有的传统价值观被全部解构,资本主义的利益原则成为整个社会普遍遵奉的金科玉律。人们在迷茫中开始纷乱,社会的价值被强大的商业机器迅速碾得粉碎。对此局势,有良知的作家不可能不视而不见,他们拿起犀利的笔,开始深入挖掘浮华社会背后混乱而忧虑的社会问题。因此,伴随着写实、批判的要求,社会派”推理小说应运而生。- Q9 I6 F% \8 V; ^. s  Z% l

  另外,经历了“二战”创伤的日本,战后百废待兴,社会极端贫困,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日本社会的失业率高居诸资本主义国家之首。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在基本生活保障都不能满足的情况下,人民何谈礼仪廉耻?于是,当时就出现了日本妇女大规模从事风俗业,卖淫产业在日本遍地开花、歪风邪气横行的局面;而从事正当工作的男性,则为了养活庞大的家口,也不惜使尽手腕,以各种不正当手段获取暴利。贫困导致了社会道德和良知的泯灭,进一步加剧了社会的混乱。面对着种种社会矛盾的频繁滋生,人性与道德的全面沦丧,有良知的作家们自然无法沉默,他们在一片漫漫黑雾里摇旗呐喊,企图用自己的一枝笔,奋身驱散重重阴霾,还世间以清平,这恰恰是“社会派”推理小说诞生的主观动因。4 l- @2 P3 L& E4 y* t+ ?; b' @

  “社会派”推理小说是在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社会日益趋向于浮躁的背景上产生的。它需要解决的是对于因经济发展,而导致的整个社会道德沦丧的揭露和担忧,以及在此基础上,对纷乱、复杂、浮躁、黑暗的社会内幕的认真思索;在社会风气日益变质的背景下,重新丈量社会价值观与道德尺度的问题,成为作家亟待解决的心理矛盾。随着日本经济的大跨步发展,一系列伴随着金钱、利益而衍生出的社会问题层出不穷,人们不再相信道德是统驭社会运转的唯一法则,而赤裸裸地追求金钱与自我享乐的满足,利之所趋,无所顾及;他们不再将本真的“人性”、“善良”作为作人处事的原则,整个社会充斥着追名逐利、阴险狡诈、不择手段的歪风邪气,惟利是图成为社会生活的普遍真理。在这样的背景下,一批尚自清醒,且具有深刻社会责任感的作家,开始自觉肩负起社会责任,以犀利的笔触,剖开了日本社会黑雾弥漫、魔怪横行的真实内幕,以一场场令人触目惊心的现实揭露,让读者充分认识到了日本社会深重的问题。0 ^% w* k4 ]0 c- J$ v9 z! ^

  日本的“社会派”推理小说,摆脱了过去推理小说单纯侦破案件的拘束,大胆尝试了立足于充满现实主义色彩的全新概念,突出情节的真实性,作品意义的现实性,同时强调了作品社会作用的表现。通过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将深刻的思想内涵,融于跌宕起伏的故事里,以推理小说之趣味情节,实则行社会揭露的主题;它用一篇篇充满冷峻、残酷的笔触,撕开了笼罩在日本列岛上空的层层乌云。该派小说以权与法、善与恶、罪与罚等与社会关注的焦点为题材,用敏感而犀利的笔触,披露了日本社会的瑕疵,尽可能在广阔的社会背景中展开故事情节。

  单从构思或艺术完整性上看,“社会派”推理小说比起以往的刑事侦破小说,表现出难能可贵的拓展与超越:它摒弃了对故事矛盾冲突和情节谜团设置的刻意追求,向社会生活的深层次拓展,而非破案的单纯展示,使推理小说有了纯粹“解谜”之外的、更加深广的社会内涵,是日本推理小说向生活本色的回归。同时,“社会派”推理小说力求给读者以积极的人生认识和启示,创作出更高层次的、具有当代特色的作品,是对过往推理小说的反拨与校正,具有纠偏补弊之功。
" R( ]" k2 H$ I; f: [6 s
  “社会派”推理小说描写的犯罪根源,没有停留在过去那种出于个人恩怨、桃色纠纷或图财害命等用滥了的情节;它在高度写实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为揭露官僚政客和资本家出于政治上的阴谋诡计而杀人灭口、草菅人命的黑幕,使推理小说主动干预进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体现了一种朴实而严肃的美学追求。“社会派”推理小说拓宽了推理小说的表现手法,对于旧的创作模式的突破和新的艺术视角的形成,完成了一次质的飞跃,对发展当代推理小说是个转折点。同时,在风格样式上也颇具新意,显示出某些创新因素。. v. l' J  k% ?( D6 {1 ~
9 q& i% m; T: J7 t0 }( V( B4 m, A
  公认的“社会派”推理小说的创始人松本清张,是一位大器晚成的作家。1909年生于北九州小仓市的他,是家中的独子;松本清张本来有两个姐姐,都因家贫而夭折,他成了家中唯一的孩子。他只读到小学毕业,15岁时就因贫困而被迫辍学,就到一家电器公司当徒工,后来又去印刷厂做了石版绘图的学徒和广告设计员等零星杂活,贫苦的生活经历使得松本清张过早地接触了社会,也使他对社会有了深入和广泛的接触与深刻认识。20岁时他曾经因阅读和传播当时日本共产党的杂志《战旗》《文艺战线》,而被福冈警察署刑拘过,不过后来他坚持认为自己是左翼作家。松本清张在28岁那年进人《朝日新闻》福冈分社当记件工,后来又在广告部搞设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松本清张被征召人伍,派到朝鲜去打仗,战后回到九州的《朝日新闻》社工作。此时他正好40岁,还未发表过一篇作品。1 b4 Y4 b" y! f" H9 o

  直到1951年,松本清张终于发表了自己的首部文学作品《西乡钞票》。在本作品里,松本清张以高度现实主义的笔法,描写了下层小人物的艰难、辛酸,表现了普通大众的劳苦生活。通过长达四十年的艰苦生活的体验,松本清张历尽社会艰难,让他饱尝了下层人生活的艰辛,他没有受过多少高等教育,但刻苦努力,靠着自学成才;同时艰苦的环境也让他充分感受了社会的悲凉,在社会经历和人生阅历尚,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为自己后来坚持现实主义的社会创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紧接着在1953年,松本清张又凭借着自转体文学《某(小仓日记)传》摘得日本最重要的纯文学奖——芥川奖的桂冠,从此跃登文坛,开启专业作家的生涯。从这些经历不难发现,松本清张的创作,从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现实性,他通过朴实的笔调,小心描摹了社会下层芸芸众生的生活状态,表现了广泛的社会画卷。
5 d+ R! g% ^! v8 ^
  松本清张的文学创作,以历史著作与推理小说为主要方面,在其四十年的创作中,除了不到十部作品是写关于自己的自传和时事生活以外,其他几乎都是推理小说和历史著作,其历史著作中,历史小说和通俗历史读物所占的比重几乎相当。松本清张对日本历史非常喜爱,其历史小说的创作要早于推理小说,1952年创作出自己的长篇处女作——自传体小说《某<小仓日记>》后,接下来于1953年相继发表的《战国权谋》《权妻》等作品,都是历史小说。松本清张崇拜日本历史上的伟人,尤其崇拜室町幕府后期所谓“战国时代”的乱世英雄们,武田信玄、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等一批乱世枭雄,是他主要描写和歌颂的对象,松本清张撰写的历史小说,渗透着浓厚的武士道精神和对日本民族的骄傲、自豪感,他用浓墨重彩刻画历史英雄的非凡功绩,表现日本历史跌宕起伏的华彩乐章,作品具有比较明显的英雄史观,松本清张说:“写历史小说和写现在题材小说,并无本质不同。我企图在特定背景下,借用历史题材,塑造作为一个作家所渴求刻画的艺术形象。”其《奥羽的二人》《秀赖走路》《阴谋将军》《佐渡流人行》等作品,都以乱世英雄为主题,主人公不是武将就是武士,总之都是历史上的英雄。松本清张的历史小说注重钩沉史料,辐射、透视历史,注入当代血液,对久远的历史人物,做了符合今人的重新塑造,让作品闪烁出本世纪四、五十年代的精神面貌来。表面写的是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其用意却在以鲜明的现代意识观照生活,所表现出来的明睿与深沉。松本清张着重表现乱世英雄的丰功伟绩,以战争故事为主,崇尚武力,松本清张的这些创作,鲜明体现出他的英雄情结,是他文学的另一片天空。
/ X; d' Z8 w$ ?% T* @
  1955年松本清张以《埋伏》一书开始走入推理小说的领域,1957年开始连载《点与线》一书,这是作者的首部长篇推理小说,在其间的两年,松本清张发表了诸如《杀意》《箱根情死》《市长之死》《共犯者》等短篇推理小说,这些侦破小说都不以离奇的情节、恐怖阴晦的气氛取胜,小说取材与普通人的身边事,具有高度的社会写实色彩,一扫传统日本推理小说风格阴郁、内容离奇怪诞的特点,以高度的现实性博得读者青睐,是贴近大众生活,内容真实的写实主义作品。从这些小说的题目也能看出,它们都或多或少带有《点与线》中某些情节的影子,或许《点与线》就是对这些短篇进一步归纳总结后,整合而成的,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松本清张在推理小说的创作道路上扎实的探索。# g! s5 n2 c  M  r+ p  P
1 L& Q2 i1 {9 ?  m& l2 r
  1956年,后来成为日本最有影响力的写实主义本格推理大师的鲇川哲也,发表了其成名之作,后来也被看作是他真正意义上的侦探小说处女作《黑色皮箱》,该小说围绕被分装在两只皮箱中的两具男尸,被四通八达的火车巧妙运送到日本九州岛的最北端和最南端的谜团,展开了复杂的时刻表推理,是日本侦探小说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也被认为是日本写实主义侦探小说成熟的标志,本小说出色运用了“时刻表诡计”这一巧妙而又极其现实的谜团设计手法,内容新颖有趣。我猜测大概松本清张是看了该作品之后受到了启发:原来侦探小说也可以具有强烈的现实主义色彩,也可以如此真实而贴近生活。于是,松本清张于次年即1957年4月,开始在《旅人》杂志上连载其同样以破解利用时刻表,巧妙制造案发时不在现场的证明的谜团为核心的写实主义侦探小说《点与线》,正式开启了他的“社会派”推理小说的发展之路。其后于1957年10月,再发表以揭露贪污案内幕为主题的《眼之壁》,迅速走红日本,奠定了他“社会派”推理小说的基础。4 F7 H2 ]. ]7 {5 [" C

  《点与线》是一部带有强烈社会揭露和批判色彩的解谜推理小说,小说以政治贪污为话题,揭露了日本上层社会官商勾结、中饱私囊的问题。小说以日本政府的贪污调查为起点,调查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并渐有起色的时候,掌握政府官员贪污重要内幕的中央部级科长佐山宪一被人离奇谋杀于九州首府福冈,警方很快发现,佐山被害前曾在东京一饭店秘密宴请过客人,宴席结束后,他便急匆匆登上了从东京赶往九州的火车,结果死于九州,并且还有一女子与他同被毒死,现场伪装成殉情自杀的样子。警方获知佐山宪一参与了政府贪污事件,并与一位有极大的财力和势力的人物有交往,因此怀疑该大人物。但经过九州的鸟饲重太郎和东京的三原纪一两位警察的共同努力,那个因为被发现贪污内幕而受到威胁的政府官员,虽然逐渐露出了水面,但是,嫌疑犯却给两地警察丢出了一个因为四分钟的时间差距,而绝对无法作案的“不在现场的证明”,到底他是如何在绝对无法作案的情况下行凶杀人的?小说的后半部分,就围绕这个伪造的“不在场证明”的破解,展开了关于“时刻表诡计”的本格解谜推理。! x+ n6 ^& V4 Q+ V& o9 T
& ?, R5 M$ o6 l3 d( z' o
  《点与线》虽然总体上还属于以破解“不在现场的证明”谜题为核心的“本格派”推理小说,但是作品的内容,已经具有了强烈的社会揭露功能,案件的被害人佐山宪一掌控着众多上层官员的私密,由于他熟知政府黑幕,并且手上握有大量权臣的把柄,佐山宪一靠着这些政府黑幕,大肆要挟政府要员,使自己生活富足,因此他不算好人;但是,为了清除自己的隐患,政府高官们翻云覆雨,想尽办法消灭自己的罪证,杀人害命对他们而言不值一提,佐山宪一的被害,一方面暴露了人性中贪婪、邪恶的本质,但是同时作者通过案件的调查,深刻揭露了日本政府官商勾结、中饱私囊、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的黑暗本质,具有明显的社会揭露功能。《点与线》第一次把社会揭露应用于侦探小说中,案件的侦破恰恰揭露了社会问题、政治黑幕,社会的隐患通过疑云重重的谜案调查,一步一步显露出来,松本清张把社会暴露巧妙运用于谜案的侦破中,案件的调查同时也揭示了众多令人惊诧的社会黑幕,社会问题通过谋杀案表现出来,这使得侦探推理小说第一次具备了社会功能,第一次不再是单单成为解谜游戏的娱乐文学,而是具有了社会暴露和认识价值,具有社会属性的文学作品。《点与线》通过案情内幕锲而不舍地调查,将日本社会繁华掩盖下的层层阴暗面,一一暴露出来,给读者看,引起大众对政府、官员的深切认识和深刻反思,带有比较深入的认识价值。+ \" `$ J/ e8 Q  o

  《点与线》屏弃了塑造一个高、大、全的侦探英雄的侦探小说传统,它以侦探小说作为笔法,其核心在于通过侦破谜案,对复杂社会的反映、对芸芸众生相的生动刻画、更重要的是对社会黑幕的揭露,使作品带有了社会意义。在该小说中,作者既表现了饭馆的女服务员、也表现了风俗酒吧里的妓女、既有碌碌奔忙的城市普通职员,也有农村衰迈的老妇人,《点与线》通过描写了社会上众多人群的各色面貌,广泛表现了日本社会的复杂光彩。3 s) q! ?6 p0 Y0 N0 v+ ^
3 b2 }% G) g$ V3 _1 F$ c, ~8 c- j/ p
  在小说《点与线》中,没有突出而神奇的侦探人物,破案者是两个普通的警察——九州的鸟饲重太郎和东京的三原纪一,老刑警鸟饲重太郎敦厚、稳重,他没有什么出色的相貌,平素拿着一顶破草帽,穿着一双已经磨得有些破旧的鞋子,就凭借坚忍不拔的毅力,穿梭在大街小巷,到处寻找证据,有时走累了,会坐在道边的摊位前吃上一碗面,顺便和店主及顾客拉拉家常,但往往这些不经意的琐碎闲言,恰恰能套出重要案情;他并没有太神奇的推理能力,在《点与线》以及其续书《时间的习俗》中,推理解谜主要依靠三原纪一,他更善于推理解谜,如果要在鸟饲重太郎和三原纪一之中选择谁更像传统的“名侦探”的话,很明显三原纪一更有此特点。但是,鸟饲重太郎的身上恰恰带给读者强烈的真实、亲近感,他的性格平和,行动迟缓,没有什么特别的才能,但总能把每件事都做的井井有条,他热爱家庭,爱生活,和妻子亲亲密密,互相关心,虽然夫妻不常碰面,但在一起时,他总表现出丈夫温情脉脉的一面。这样的形象,使得鸟饲重太郎的形象更接近于一个普通人,更像读者身边和蔼的老警察,一个热爱生活、关心别人的普通老人,他带给读者无限的亲近感和真实感,让读者有塌实的感觉,这恰恰是松本清张能够迅速成名,迅速博得读者青睐的重要原因——贴近大众生活,内容真实而平常。而三原纪一警司,则相对而言更具有“名侦探”的风范,他的调查能力和推理能力都非常强大,尤其小说最后对复杂时刻表诡计的破解,显示出三原纪一十分缜密的头脑,他更像一个侦探英雄而非普通人,但作者并没有像传统侦探小说那样,对三原纪一的侦探能力过度拔高,三原纪一按部就班,层层抽丝剥茧一般细腻的推理,使读者更有真实稳重感,和易于理解的特点,这是一位脚踏实地的侦探,一个善于从生活细节中,通过缜密的头脑,层层剥笋般细致地推理,最终找到答案的实干型侦探,他带给读者的是平民英雄的塌实、稳重,是令读者放心的侦探形象。
, a+ T% ?; u  A- ^. u
  从《点与线》的内容也可以看出,松本清张并非没有能力创作谜团古怪、解谜色彩浓厚的传统“本格派”侦探小说。《点与线》中作者涉及了巧妙的伪造“不在场证明”的本格谜面,即便放在“本格派”侦探小说中,《点与线》中的本格性和解谜质量也是足够优秀的,因此很多日本作家和评论家也把《点与线》看作是“本格派”侦探小说的杠鼎之作。在松本清张一生的推理小说创作中,他也并非始终只创作那些暴露社会问题、批判社会黑幕为主题的“社会派”推理小说,松本清张偶尔戏笔创作的传统“本格派”侦探小说,诸如《时间的习俗》《D之复合》《天才女画家》《死亡的发送》等,几乎部部都成为日本传统“本格派”侦探小说的精品,并被广大评论者反复称道。例如在1961年,松本清张继续启用《点与线》里的两位侦探——九州的鸟饲重太郎和东京的三原纪一,写出了一部以破解繁琐“不在场证明”为核心的、纯粹的“本格派”侦探小说《时间的习俗》,小说以深具日本特色的神秘海滨祭礼——和布刈神社祭祀海神仪式为背景,在仪式举行的同一时刻,距离和布刈神社千里之外的相模湖畔,发生了谋杀案,一位专写八卦新闻的小报记者土肥武夫被勒死,三原纪一很快发现,死者生前曾掌握了一位某公司重要干部的隐私,并以此屡屡敲诈他;当三原纪一对嫌疑犯展开调查后,嫌疑犯很快便给警方丢出了两个铜墙铁壁般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案发当夜他不但在距离现场千里之外的和布刈神社参观祭祀海神仪式,还在活动中先后拍摄了整整18张照片做证明,从和布刈神社到案发现场,坐最快的飞机也要十个小时,更何况凶手人证、物证(即那18张照片)俱全,都证明其在案发时在千里之外的和布刈神社;如何攻破嫌疑犯这看似铜墙铁壁般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成为小说的主要内容。《时间的习俗》中的两个“不在场证明”的解答异常复杂,推理缜密而繁琐,整个小说的四分之三几乎都是推理,情节比较简单。可以说:《时间的习俗》是一部纯粹而完美的“本格派”侦探小说,小说对社会的描写,全都为本格解谜服务,小说里没有丝毫的批判和揭露的内容,是一部专注于破解繁琐“不在场证明”为核心的解谜侦探小说,发表以后被日本推理小说界公认为“十大本格推理”之一,“不在场证明”型写实主义本格的典范作品。从该作品可以鲜明地验证出:松本清张并非没有能力创作出一流的“本格派”解谜侦探小说,作者之所以选择通过侦探小说的形式,来表现社会现实,暴露种种发人深省的社会问题,自觉为其笔下的侦探小说,附加上社会性和揭露性的功能,正是由于松本清张具有深切的社会责任感,具有强烈的正义之心,他不满足于侦探小说仅限于破解谜案、娱乐大众的简单目的,力图让这类大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文学包容更多、更有价值的社会内容,因此,松本清张在侦探小说的创作中,自觉加入社会暴露的议题,案件的侦破恰恰为了批判社会罪恶,通过描写那些肮脏的勾当和社会的暗角,深切表现出日本社会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丑陋本质,使侦探小说终于摆脱了单纯为了娱乐而创作的庸俗境地,上升到具有人文关怀和现实意义的社会文学作品,使其具有了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_& R8 D' r$ k/ y6 u. X

  《点与线》与其后的《眼之壁》相继发表以后,迅速在日本走红,图书首版便销售出五千余万册,使得作者松本清张史无前例地在一年内成为日本最畅销的作家。各地、各传媒机构竞相找松本清张约稿,请求其创作,在60年代初期,松本清张一度曾同时为六、七家报纸撰写连载推理小说,一星期七天,天天笔耕不辍,由此可见,他受到的欢迎是空前的。这也为“社会派”迅速崛起,并在短短一年内占领整个日本推理小说市场,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后人将这种“社会派”迅速崛起的事实称为“清张革命”,是一次真正意义上对日本侦探推理小说的大洗礼,它是日本“社会派”推理小说得到了广泛的欢迎,也促使大批作家在利益驱动下,纷纷投入到“社会派”推理小说的创作中,最终,只用了一年时间,松本清张对日本推理小说市场做了一个全面深入的“大洗牌”,“社会派”推理小说全面占领推理文坛,成为不可替代的主导通俗文化。后人把“社会派”推理小说全面控制侦探小说文坛和市场,并进一步迫使所有作家都投入“社会派”推理小说创作的现象,称为“松本清张咒缚”,由此可见松本清张影响力的巨大。
7 q# u; y) X. }" ~6 K7 o
  松本清张的侦探小说作品,初期带有鲜明的写实主义本格色彩,其本格解谜性比较明显。不论是《点与线》里精巧繁琐的时刻表诡计,还是《蓝色描点》中被监视的准“密室”发生的女作家失踪之谜,以及《零的焦点》里谋杀犯巧妙的伪装,或者《风的视线》中巧妙设计的“不在场证明”诡计等,小说中的谜团非常显眼,本格解谜色彩相对还是比较浓厚的,应该说,这些作品更属于写实主义本格推理小说的范畴,或介于“本格派”与“社会派”之间的过渡作品。松本清张在这些作品里,都涉及了人工谜面的营造,带有强烈的解谜性,这说明松本清张的“社会派”风格并非一蹴而就、骤然形成的。初期的松本清张,在以本格解谜为核心的框架下,用了极大篇幅展示社会风貌的方方面面,在本格性的基础上,有效地发挥了社会写实的作用;通过重点对作案动机的分析,用心揭露了社会的各种黑幕与问题,例如《眼之壁》以某公司高达三千万的资金神秘失踪为开端,而掌握该事件的核心干部随即便被谋杀于东京火车站;公司职员和记者联手展开调查,逐步发现了一件官商勾结、收受贿赂的舞弊案件的黑幕,小说充分暴露了日本政府的黑幕,和官员的腐化,并通过神秘疑惑的案件侦破,将官商勾结、草菅人命、贪赃枉法、权钱交易等社会黑幕,一一表现出来,这比之一般“本格派”侦探小说,松本清张对社会的展现更加深入、广泛,他在解谜之余,充分关注了社会风貌和人们的生存状态,对社会和社会罪恶的展示和揭露充分而深入,批判性明显,具有深刻的社会价值,松本清张通过描写神秘、离奇的案件侦破,揭露了社会罪恶,暴露了人们自私卑鄙的嘴脸,充分批判了日本社会的黑暗内幕,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这为作者后来作品进一步全面社会化,做了过渡性的铺垫。# f0 ]. l( U5 T7 h- X
0 v& g) g' z3 Y7 ^0 s! q& \; |9 n2 t+ r
  60年代继《砂之器》发表以后,松本清张的“社会派”风格全面成熟,这时候作者已经正式把推理小说作为展现社会百态、揭露身边的社会黑幕、批判现实罪恶的工具;案件的侦破是为了暴露社会问题,批判人性中邪恶的阴暗面;小说伴随着案件的调查,日本社会光怪陆离的各种现象,日本国内潜藏的各种强烈矛盾、社会表层下掩盖的大量问题和黑幕,被一一揭示出来,引人深思。这一时期松本清张的推理小说,几乎全是为了暴露而创作,作者以严肃的态度,认真的笔调,以善于恶、权与法、犯罪与制裁等种种社会最显著的问题为题材,通过对真实世界的反映和揭露,表现了一个作家高度的社会责任心。其作品中的本格解谜色彩被彻底消解,一切的目的为了表现社会,揭露社会问题,广泛的社会写实性成为作品的主要特色。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松本清张在创作《零的焦点》时,原本在书中设计了一个利用列车时刻表巧妙伪造“不在场证明”的复杂本格谜团,但后来发现该设计与当时最著名的铁路推理大师鲇川哲也的构思重复了,遂放弃了这个本格性的设计。现在来看,《零的焦点》中虽然也有一个很小的本格谜团,但实在薄弱的很,无法撑起小说的本格色彩。小说讲述了美丽的板根贞子在结婚不久,丈夫鹈原宪一便离奇失踪。贞子远赴北陆,同丈夫的同事本多一同寻找宪一的下落。然而,似乎知晓内情的宪一的亲哥哥竟然在金泽遇害,而逐渐接近事情真相的本多,紧接着也在东京被离奇毒杀。板根贞子经过复杂曲折的侦探,找到了案件内幕。本小说颇能代表松本清张侦探小说的写作风格,松本清张把小说的重点放在侦破活动上,通过描写侦破者到处走访、调查、不断发现新线索的曲折经历,使故事疑云密布,离奇跌宕。松本清张并不注重对复杂推理的演绎,而特别重点表现调查活动的艰难曲折,伴随着侦破主人公不厌其烦地到处走访、查询,一个又一个出人意料的线索连续爆出,使得案件曲折迷离,情节发展神秘莫测。《零的焦点》揭露了美国占领日本后,对日本平民——尤其是妇女的残酷迫害,通过鹈原宪一身世的调查,以及对凶手作案动机的深度展示,反映出占领军在日本横行霸道,无法无天的事实,间接批判了日本政府与美国勾结、狼狈为奸,出卖日本人民利益的卑鄙嘴脸。小说以调查为基点,通过描写调查者的四处走访,展现了形形色色的社会百态、多姿多彩的人物画卷,展现了日本社会的真实风貌,使小说具有高度的社会写实性。

  因此,这时期松本清张的大部分作品中,所涉及的案件非常真实平常,往往是对政府机构的舞弊案件的揭露;但是通过案件内幕的调查,日本社会丰富多彩的现实,和各种尖锐的社会矛盾、引人反思的社会问题,都被生动地描绘出来;松本清张以敏锐的视角,犀利的笔触,无情地撕开笼罩在日本列岛上空的层层乌云。就该时期作品的特色来看,松本清张特别注重了对案件动机的揭示,以此为手段,作家深刻暴露了案件背后曲折复杂的社会黑幕,带有深刻的警醒和认识作用。例如《黑革笔记本》以酒吧为舞台,以老板娘原口元子手中的一本专门记录政府机构人员黑幕的笔记本为线索,集中刻画了各社会人群围绕笔记本的残酷争夺,和不择手段耍阴谋诡计,草菅人命,互相陷害、暗杀的丑陋现实,作者对各个争夺着龌龊内幕赤裸裸地揭露,无情地批判了人心的沦丧和社会的黑暗污浊,元子本为一公司小职员,其上司藤冈行长因贪污公款导致企业财政出现巨大漏洞,于是,他竟然推出元子替自己“顶罪”,但聪明的元子却巧妙利用手中掌握的行长与政府高官间的黑幕交易,不但反制行长,还到处威胁社会贤达,以此发迹;她离开公司,靠着敲诈来的钱,在银座开了一家高档酒吧,而这个酒吧也俨然成了各社会“贤达”聚会碰头,秘密磋商“重要事宜”的根据地;元子一方面利用手中的材料胁迫官员富豪为自己“服务”,一方面又利用深广的人脉,为那些和自己沆瀣一气的人大开绿灯,助纣为虐。小说通过笔记本里记载的各色“社会贤达”人物发迹史的暴露,尖锐揭示了繁华背后卑鄙黑恶的社会内幕,暴露了那些达官显贵们真实的丑恶灵魂;同时以元子一步步堕落的历史为线索,表现出在当代这个物欲横流、互相倾轧的社会下,一个原本纯真善良的小人物,如何被一步步污染而堕落得十恶不赦的触目现实。
. h! ]- N2 B% i' ]2 }; k
  再如小说《彩色的河流》以妓院老板娘山口和子的被杀为开端,其幕后资助人和一公司总裁相继被杀,庞大的公司落入神秘势力手中。作品通过记者、警察、公务员等多人的调查,逐步发现了围绕在妓院老板娘身后众多的高官和财阀之间险恶残酷的利益争斗,为了获得利益,官员、奸商和刁民互相倾轧、互相暗算,甚至不惜杀人害命,贪婪的小偷山越贞一为了获得厚利,而调查此案,掌握了某大人物的秘密,他利用大人物见不得人的黑暗隐私,大肆敲诈,最终死于非命。作品表现了人性中残酷、险恶、自私、诡诈的一面,作品广泛反映了日本社会各个阶层、各个社群的现实,揭露了隐藏在复杂社会背后的众多黑幕;同时,松本清张用心刻画了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众多小人物坎坷悲惨的命运,把普通百姓的悲酸辛苦写得真实可信、入木三分,从一个侧面也真实地展现了棘手的社会问题。0 f9 i( R: w7 B4 |

  这一时期,松本清张本着高度的社会责任感,通过表现丰富多样的社会画卷,把日本社会潜藏的各种问题,日本社会的重重黑幕,毫无保留地一一揭露出来,并带着谴责、批判的笔调,暴露了物欲横流、人心沦丧等众多社会邪恶。以侦探破案为手段,通过迷雾重重的情节,深刻暴露社会问题,批判社会黑暗,成为松本清张推理小说的最大特色。松本清张成熟后的小说,不再过多涉及本格性的谜团,故事里有谋杀案,但案件最大的谜团在于谋杀动机,以及隐含在案情背后丰富多彩的社会现实,作者以破案为手段,以暴露黑幕为目的,通过侦破者调查的脚步,带领读者感受日本社会的方方面面,积极展现社会的多样风貌,冷静地揭示出日本社会多样的矛盾,如何把案件背后丰富的内幕揭示出来,案件的社会原因在哪里,成为该类作品要表现的主要内容,“社会性”也成为作品最大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从社会表现题材来看,松本清张最善于揭露政界黑幕,表现官员的腐败和政治的堕落,其小说里的案件大多数牵涉政府部门和高官,以官员贪污受贿、政府的胡作非为作为案件幕后的社会问题,如《波浪上的塔》揭露政府官员与商界巨头相互勾结,贪赃枉法;《雾之旗》揭开了日本法律界貌似公正无私、实则虚伪腐败的丑恶面具,对日本法律作了无情的鞭挞;《黄色风上》抨击了日本军界的狼狈为奸,欺压贫民;《死亡的流行色》暴露了日本教育界的尔虞我诈,黑幕重重;《深层海流》则把矛头直接指向政府内阁的假公济私、荒淫无耻等;而《水之焰》则通过一场多角恋暴露了当代日本人惟利是图、亲情、爱情沦丧的可悲现状。这些社会黑幕的揭示,多集中于政府和相关权力部门,多表现日本政界乌烟瘴气的现实。相对来说其他社会问题——诸如商界内幕、环境污染、社会恶俗、黑社会问题、家庭问题等,松本清张表现的就相对较为次要了。松本清张最善于通过重重谜案的侦破,把日本政治丑恶的本质,日本官僚和政治集团的腐朽堕落、狼狈为奸,毫无保留地暴露出来,深刻揭露和批判了日本政界的腐朽。0 G' Q9 e5 _6 ?

  松本清张在推理小说的创作上,比之前的作家有了质的飞跃,他让推理小说不再简单作为表现逻辑、徒逞智慧的简单脑力游戏,他赋予推理小说真实的社会背景,使小说内容从现实中来,并为表现社会而服务,作品带有强烈的现实主义色彩;小说情节真实可信,题材和内容都从生活中来,表现普通人周围的真实世界,内容贴近大众生活,亲切可信;其小说中的人物基本上都是身边的普通人,案件从社会中来,紧扣社会现实,故事情节都从一般大众生活中产生,因此倍加真实而贴近大众;小说赋予了深刻的社会意义,肩负起揭露社会问题、批判现实的作用,这使得松本清张的推理小说第一次具有了社会意义和严肃主题,并不是简单地作为娱乐的工具,而有了现实性的暴露作用。& o( Y5 i! p9 S5 S1 }, e! ^2 c4 E
% n& P+ g8 K9 j! |
  首先,松本清张把“社会性”作为作品主题,小说强调暴露性、批判性,通过曲折的情节,积极揭露了日本社会形形色色的问题,作品体现了社会写实、社会批判的功能,使得侦探小说这种原本纯粹为娱乐而创作的文学,第一次有了社会价值。3 J2 W( S2 J9 t( O1 G

  松本清张把创作推理小说,作为暴露社会罪恶的工具,它用推理小说的形式,展现着社会中隐藏的众多问题。其小说虽然以破案为手段,但对案件背后折射出的社会黑幕,人性黯淡,有了深入而震撼人心的描写;“揭露社会问题”恰是松本清张创作的首要目的。因此,松本清张的推理小说把“揭露”作为其首要目的,为了能够深入揭露社会黑暗,不惜削弱侦探人物形象、和淡化推理解谜的情节,但却独将黑幕揭露得分外突出。例如1959年的《雾之旗》,以一件枉害案的侦破为发轫,暴露了“律师”这一代表社会正义和法律公正者的丑恶嘴脸。小说主人公大冢钦三是位优秀的律师,替人打官司几乎次次皆赢。从小说最后大冢对老妇人被谋杀的案件的推理侦破来看,大冢钦三充分注意到了案件的各种细节,推理缜密而详实,因此,他绝对具有作为著名侦探的优秀素质。可是,大冢钦三却是个嗜钱如命、玩弄女人、品德败坏的律师,道德的低下让他丧失了基本的人格。贫困的柳田桐子来找他,请求他替在老妇人谋杀案中被冤枉的哥哥洗雪清白,但就因为桐子拿不出足够的金钱,他一口回绝;而且,在与桐子交谈时,他一门心思想着和相好的女人婧子鬼混,早早寻欢,对人命即将被戕害、正义遭到践踏后的残酷,毫无良知的感触。最终,他的冷酷无情遭到了报复,柳田桐子接近婧子,成功地把婧子诬陷为杀人凶手,让大冢律师去救她,却故意把他的名誉彻底败坏。最终,冷酷的大冢律师身败名裂,即使他最后成功侦破了老妇谋杀案,替桐子的哥哥讨还了清白,但他的道德败坏、惟利是图、玩弄女人的品性昭然天下,再也不可能赢得人们的尊重了。小说把法律工作者貌似公正、实则利欲熏心的嘴脸刻画的生动形象,让读者看透了日本司法界的道貌岸然、贪得无厌的罪恶实质。. F' F2 ^, q7 t8 D  K9 e9 O
) a0 [2 m; H( d$ j/ ]# Y- q
  再如小说《犯罪的回送》暴露了官场的尔虞我诈、互相倾轧,和官商勾结的社会现实。小说以被浦市长春田的失踪为开端,市长秘书掌握着机密案件的情报,也被人神秘的杀死在大海里。警方经过深入调查,逐步发现了在市长失踪的前后,正在洽谈着一项关于在该市利用海湾建立工厂的协议,但遭到了某些市议员的反对。警方深入调查,发现案件幕后,还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官商勾结的利益网。而最终,市长夫人的奇怪行动,更把案件牵引向一个不可思议的意外中去。该小说深度暴露了官商勾结、互相倾轧和情色交易的内幕。小说中的官员与商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出卖亲人,出卖朋友,甚至互相杀戮,更有甚者,利用自己妻子的身体作为钓取商业或政治资本的手段,一切行为都为了利益,没有丝毫人的情感。松本清张正是通过一桩桩神秘莫测的案件的调查,深度揭露了日本社会利欲熏心、人心沦丧的各类社会问题,通过暴露案件幕后复杂的社会黑幕,达到揭示社会问题,暴露社会隐患的目的。

  在暴露社会黑幕的手段上,松本清张极善于对犯罪动机的揭露,通过对犯罪心理层面的揭示,更好地展现了人性的复杂,暴露了社会众生多样的人生态度。他曾在《推理小说的魅力》一文中说:“我认为探讨犯罪动机和塑造人物是相辅相成的。当一个人被逼得走投无路时,此刻的心理状态就形成了犯罪动机。但是,过去总把犯罪动机千篇一律归结为出于个人原因,比如为了流连纸醉金迷的偏安而图财害命,或出于庸俗不堪的艳事而杀死对方,庶几乎成为一种公式,没有特殊性。对此,我是不满意的。我认为,除了表现作案动机,还应当加上充分的社会性,这样,推理小说的路子就广阔多了。”松本清张的感叹,部分地表达了一个具有深厚现实主义背景的作家的心灵痛苦。他所说的社会性也就是造成犯罪的社会原因。写人的命运,写人的生活际遇,包括展示人自身内心世界的矛盾冲突,都应当从人与社会的矛盾冲突来促进戏剧冲突。也就是说,从挖掘受害者的心理或罪犯得逞的社会因素更上一层楼,对金钱腐蚀的社会和人性进行抨击和反思。这既符合日本社会现实生活的实际,也是现实主义文学的美学原则。可以说,松本清张的许多作品所以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同他这种创作主张是分不开的。
  P" a: }+ a+ ?! c. g, |
  其次、松本清张的小说写普通人的普通生活,故事都源自社会百态,情节真实,贴近大众生活,给读者强烈的现实感和亲近感。

  松本清张着重表现普通人的普通故事,不追求大而空泛的主题,小说内容脚踏实地、真切动人。他的推理小说不再强调对神秘性气氛的片面渲染,和铺陈怪异离奇的情节。小说情节真实而生动。松本清张善于以平常人、平常事入情节,围绕着日本平民的普通生活展开故事,从普通事件出发,展现日本最本真的社会复杂性,内容朴实亲切。例如《水之焰》写某企业干部盐川弘治为了得到庞大的财产,和自己不爱但家产丰厚的美女信子结婚,婚后,弘治立刻在外养了一个姘头枝理子,二人合谋欲夺取信子家产。信子由于上学习班,为其学习班教师浅野忠夫暗恋,盐川弘治立刻意识到:这是和信子“离婚”并趁机勒索妻家一大笔财产的最好条件,于是他故意撮合妻子与浅野亲近,自己则想办法准备“捉奸”。正在此时,盐川经手与一位富商德川做生意,德川无意中结识了信子,并对其一见倾心,弘治意识到这是拉拢富豪的绝好机会,丝毫不顾及夫妻情义,竟逼着信子去故意勾引德川。最终,信子意识到一切的婚姻都是利益交织的骗局,对丈夫彻底失望。松本清张通过生动曲折的故事,彻底揭露了资本主义金钱至上社会下亲情、爱情以及家庭的虚伪,暴露了人们利之所趋,道德沦丧、情义全失的现实。小说围绕家庭、企业展开,写的都是普通人的普通生活,信子的家庭主妇生活、浅野的教学与恋爱、弘治在企业里的忙碌和下班后流连于酒吧和舞厅的生活等,尤其作者以如诗如画的笔调,铺陈了信子在富士山地区的旅行情调,描摹了日本美好的自然风光,格调清新优美。松本清张不求耸人听闻的奇情异事的铺陈,通过一系列普通人身边普通小事的真切展现,表现了日本普通民众的生活,内容温馨而贴近大众,并揭露了萦绕在这些社会人群周围的罪恶阴霾,让读者感到真切而敏感。# I' O# t- U# i
8 ~# o7 h5 C1 j! a! `! a
  再如《山峡之章》以出轨、殉情等日本常见社会问题为题材,表现了日本家庭生活中的诸多问题,展示了日本妇女的生活画卷,同时又涉及了政治黑幕的暴露。小说叙述美丽动人的朝川昌子在旅行中受到野兽袭击,被年轻英俊的堀泽英夫及吉木所救。堀泽和吉木都喜欢昌子,但为了友谊,吉木主动退出了竞争,堀泽与昌子结婚,但不久堀泽竟与昌子妹妹怜子被发现情死于温泉。痛苦的昌子不相信丈夫与妹妹有私情,决定亲自查出真相,在吉木的陪伴下,经历重重磨难,揭露出了一个政商勾结、大肆倒卖日本商业情报的巨大阴谋。本小说暴露了日本家庭的虚伪,企业对员工的残酷压榨,以及两性生活中的诸多问题。昌子发现丈夫生前,曾是公司相当出色的员工,被老板所器重,正在如火如荼的时候,丈夫突然暴毙;而此时公司却派人来兴师问罪,暴料堀泽英夫出卖公司机密、窃取公司财产及盗卖公司财物等众多问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昌子调查到丈夫曾经常到一家叫“泷田”的饭店去会客,于是她准备假扮求职者,进入“泷田”调查。经过昌子不懈的努力,终于发现了一桩牵涉外国间谍的政府、企业合谋渎职事件,而自己的丈夫堀泽英夫无非是被企业利用,并最终被上层人物抛弃,杀人灭口的可怜虫,他一心想飞黄腾达,最终反成了日本高层盗卖政治、经济情报的替罪羊和牺牲品。作品以普通家庭生活为背景,既表现了出轨、多角恋等问题,又集中而尖锐地暴露了日本上层社会追名逐利、互相倾轧,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大鱼吃小鱼的残酷现实,堀泽英夫一心一意努力工作,就想凭借自己的实干,有朝一日被老板器重,飞黄腾达,为达此目的,他不得不去做些违背良心的事情,贿赂企业高管;但没想到企业领导只是把他当作了政商勾结、大发黑心财的工具和牺牲品,最终莫名其妙地把他害死了。作品把高官富商争名夺利、不择手段的卑鄙嘴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s, C, P- a/ N+ I1 @
/ e# c; Y. V5 T2 |3 r) G
  松本清张注重描写普通人的普通事,通过细腻的笔调,作者把日本百姓的多彩生活,展现的丰富曲折,例如:《波浪上的塔》描写了政府公务员与纯情女大学生曲折细腻的爱情,《蓝色描点》细腻表现了作家的生活情趣,《迷茫的女郎》是写酒吧女的,《夜光的阶梯》展现了女性行业的丰富多彩与尔虞我诈的重重黑幕,而短篇小说集《影之车》则分别以妓女、乡村医生、销售员、女佣等各种社会职业者为主角,从他们各自的角度,展现着社会生活的丰富多样,松本清张小说中的人物都是普通大众,是生活在普通社会中的芸芸众生,他们有自己的人生和情趣,有自我的喜怒哀乐和多彩生活。松本清张就是通过细腻的笔触,描写了普通民众的普通生活故事,以小见大,从人们的身边,衍生出一系列展现日本社会丰富多彩画卷的文学作品。内容真实,贴近生活,迅速博得了大众的广泛欢迎。

  再者、松本清张的“社会派”推理小说,摒弃了传统写法以解谜为核心,小说为了逻辑推理和解谜,牺牲情节,导致情节简单、薄弱,内容多有雷同的弊端,而独以丰富多彩的情节内容吸引读者。

  松本清张的推理小说,首先必然都有丰富紧凑的情节故事,把说故事作为小说的第一要务。每部小说都有丰富多彩、引人入胜的情节,可能小说中表现的案件比较简单,但作者对情节的设计极强,故事内容丰富,推进环环相扣,情节张力十足。松本清张在侦探小说创作上,把握住了侦探小说的“小说”化特点,是小说,首先必须要有足够吸引人的故事,紧凑丰富的情节,谜团不用十分离奇,逻辑不必过于缜密,推理也未必需要多么繁琐、复杂,但情节足够紧凑丰富、引人入胜,才能被大众广泛欢迎。因此,松本清张特别注意讲故事,叙述紧凑、多变,环环相扣、张力十足。; i& J' W0 \+ |! A0 ~0 E; ?* Q5 L, \
. ]+ P/ g; E3 t- h1 }
  松本清张善于在小说里制造强烈的悬念线,以一条或数条强悍的悬念线,紧紧吸引住读者;故事始终围绕悬念线展开,在叙述当中,松本清张又不断地加强悬念效果,使得故事节奏越发强烈,悬念性步步增强,读者的感受也更加非凡。松本清张通过强烈的故事张力,紧紧抓住读者的心,使读者一口气读完,不至于被繁杂的线索分散注意力。
2 X+ e4 Z9 v, j6 t
  松本清张笔下的故事虽然主要也是写侦破谋杀案的,但是作者并非把重点放在解释案件的谜团上,很多谋杀案基本上都不存在本格性的逻辑谜团;相对于传统的侦探小说,松本清张小说里产生的都是社会谜团,尤其以作案动机为多,小说的线索较为简单,这也保障了案件主线突出,小说情节能被强大的悬念线紧紧扣住,吸引读者一口气读到底。" J# t8 ~8 ^5 E; l5 @/ Z

  在松本清张的笔下,某个案件的发生,往往无法明白作案的原因是什么,案件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性,但是,作案的目的和动机不明,这就成了案件的最大谜团;而对该谜团的解答,则需要大量的走访、调查,伴随着侦破者对案件动机坚持不懈追查的脚步,日本社会的方方面面,社会万象,日本国内的各种矛盾和社会问题,都被巧妙地展现出来,于是小说很好地发扬了社会展示和社会揭露的功能,通过侦查者到处走访、调查的脚步,全方位地表现了现代日本丰富多彩的社会风貌。松本清张的推理小说更重视对案件动机的解释,通过作案者心理的表现,揭露了人性的复杂和社会的嬗变,深度探索案件的曲折内幕,由此展现社会的诸多问题。松本清张作品中重视对动机的深刻挖掘,恰恰是实现其“社会派”主张的重要手段之一,通过案件动机,深度反映了浮华社会背后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以及由此引发的对于人性、道德的沦丧等诸多问题。8 \( X. K# U" z6 H* Q( Q4 Q) R  v

  松本清张在描写侦破者对案件动机锲而不舍得追查过程中,不断抛出疑惑点,案件的动机在追查下渐渐明了,但又不能完全解答谜案;于是侦查者必须再调查、再推理,在这期间作者又巧布疑惑,以调查出的新线索为起点,再次布设谜团或悬念情节,使案情越发不可思议,情节悬念持续不断;经历反复多次的调查推理,侦查者的侦探脚步始终牵动着情节主线,而作案目的的始终不能明了,案件始终笼罩着一团迷雾,使得调查的情节充满了悬念感,情节的发展始终被一团谜牵引着,所有的情节都围绕谜团而衍生出来,而所有的情节都为了解答谜团,使得情节与谜团紧密联结在一起,故事中时时刻刻充满了高度的悬念,情节张力十足,始终吸引读者一口气往下读。
1 i" Q* e  i. S$ C9 ^+ V6 n# v
  最后、松本清张侦探小说的题材丰富多彩,其选材视野扩大到整个社会,广泛摄取生活的各个方面,故事内容丰富多样,作者笔下的小说情节,鲜少有雷同感,这就使得松本清张的小说,视野无穷丰富,内容包罗万象,故事情节始终能够做到新颖有趣,丰富多彩,作品内容鲜少重复。. W& u  p, E1 ~" n  h2 D

  松本清张的小说能够畅销半个多世纪,作者创作四十年,作品数百余部,却始终受读者欢迎,其内容丰富多彩,故事常写常新,鲜少雷同,是其成功的非凡诀窍。读松本清张的小说,会发现很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每部小说的故事都不雷同,松本清张创作几乎没有模式可循,要表达什么主题,就用适合表达此主题的写法创作,并不拘泥于习惯成法,这就使得其作品风格多样,内容庞杂,故事新颖有趣,千变万化。
$ y0 J% y; B8 |4 b& c2 L
  在松本清张的笔下,“政治黑幕”是他主要暴露的方向。但是,松本清张在暴露政治黑幕时,不拘泥于一种文学手法的使用,更不会简单套用一种或几种创作模式展开故事;他采用多种手法,以极其吸引读者的文学手段,想尽办法通过情节,紧紧扣住读者心弦,吸引读者一口气读下去。例如《波浪上的塔》作者以爱情故事为线索,通过描写赖子和小野木之间若即若离、曲折缠绵的爱情,来揭露政府贪渎黑暗的内幕,爱情故事是串联整个情节的总线索,但作者的目的恰在对贪污事件的揭露,两种不同风格的小说巧妙交融,使故事曲折有趣。再如《雾之旗》本来是揭露法律界的黑幕和律师的冷酷,但松本清张却以“本格派”的解谜手法展开,通过道德败坏的财迷律师大冢钦三繁琐缜密的逻辑推理,把一件看似板上钉钉的“铁案”完全推翻,重新解开案件内幕的过程表现,充分让读者享受到了逻辑思辨的趣味,在大冢钦三侦破中,不断抛出疑点,从最细微之处入手,衍生出出人意料的情节;再如《黑影地带》是揭露企业残酷竞争和政商勾结、草菅人命为主题的,但小说采用惊险小说的手法,不拘泥于多么严密的推理,以富有正义感的记者田代利介不畏死亡,孤身深入虎穴,与狡猾狠毒的谋杀犯斗智斗勇的手法,突出凶险莫名的情节,表现政治人物的歹毒凶残。在情节营造上,松本清张发挥“小人物挑战强大恶势力”的模式,将主人公一步步推入生死一线的危险境地,通过记者九死一生的历险表现,使情节充满了高度的悬念感。松本清张采用多种文学手法,将小说写得波澜迭起、悬念横生,故事情节环环相扣、紧密流畅,紧紧抓住读者的心,紧凑之处命悬一线,令读者不忍释卷,恨不得一口气读完;情节的多变与高度紧凑性,恰恰是松本清张作品畅销的重要原因;而采用多种手法,不拘一格,使得情节曲折新颖,故事鲜少雷同感,也是松本清张能够取得巨大成功的关键因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20-1-27 00:52 , Processed in 0.021491 second(s), 7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