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窄版
QQ登录 自动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3400|回复: 0

都给了射手&双鱼这对意难平: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幸运的事(深度)ZT

[复制链接]

487

主题

522

帖子

325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50
发表于 2020-7-7 00: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自新月文化




这两周我所有的眼泪,都给了射手&双鱼这对意难平:遇见你,是我此生最幸运的事(深度)ZT









“徽柔,也在怀吉心里。” 二十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叫她徽柔。不是公主,他叫的是她的闺名,他的徽柔。 昨晚,《清平乐》再次上了热搜——#徽柔也在怀吉心里#。







2020年,改编自小说《孤城闭》的正午古装大戏《清平乐》,谱写了大宋好风光,也留下了一对意难平。尤其是在后期“人设全部垮掉”的情况下,这对CP硬是撑起了整部《清平乐》。 这就是大宋长公主赵徽柔,与皇帝内侍梁怀吉的故事。原著里故事的真正主角。一个是皇帝宋仁宗最疼爱的公主,一个是才貌双全却注定孤孑的宦臣,他们就这样遭逢了。







网友说,“追剧到现在,全靠磕怀柔”。 只是,磕着怀柔CP,却也哭着怀柔CP。爱上一个不可能的人是怎样的感觉?佛说,人生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其中两苦,全被他们占了。那是内侍与公主的求不得,那是徽柔与怀吉的爱别离。











可终究,不同的苦里却藏着同样的味觉,它的名字叫做:困。十二星座里就藏着这样两个星座,他们终其一生都在和“困”博弈,却也在一次又一次的围困中,活出了感情中最耀眼的光辉。他们既可能写下意难平的结局,却也可能成就一部真爱至上。 他们的名字叫:双鱼遇上射手座。







01

双鱼座的困境:现实的宿命







大宋长公主赵徽柔,才貌双全的内室梁怀吉,他们故事的开始就印刻着双鱼的烙印:拯救。 曾经,宋仁宗为了帮助困苦的梁家五口,在宫中兴起蜜饯之风,却阴差阳错害梁家家破人亡。梁家的小儿子梁元亨更是被卖进宫里做了小黄门(宦臣),不但如此,“元亨”的名字更是犯了忌讳,将被逐出宫…… 可就这一天,富康公主降生了。宫内大赦,包括元亨。自此,这个孩子改了名字叫梁怀吉。他们的牵绊,就从这时开始了。 冥冥中,两条鱼相遇了。她救了他一命,他守了她一生。  



福康公主赵徽柔,宋仁宗登基后的第一个孩子。她的前半生像极了双鱼座的那场梦,美好、梦幻,但也如此易碎。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徽柔,无愁吃穿,不懂穷苦,她最大的烦恼只是,为何范仲淹、滕子京这群人,被贬官还要写这么多诗文,害她一篇一篇的背。  只是,那个时候的双鱼座不知道,这场梦里有多少人在为她负重前行,爹爹,娘娘,姐姐……还有她最记挂的怀吉。







双鱼座活在自己的梦里,却也把真实的自己交了出去。她忘了,爹爹不是她一人的爹爹,还是万民的官家;她也不只是赵徽柔,还是大宋的公主。







人们说双鱼座是神的位置,这个木星守护的水象星座,用所有超越可见世界的力量去触抵世界,双鱼座确实可成神,因为他们知道在生命的结尾和生命的开始之间,那个中间地带到底在书写着什么。他们知道每一个白羊座睁开眼前,他们需要为这一个新生命带来什么。







然而,不是每一个双鱼座在触底神性前都会有这份领悟,他们需要先体味人间,只是那个时候的他们常误以为,洁白无暇的东西就是神圣。这份不可被污染的洁白,就像是大宋长公主。 睡美人终有要醒来的那一天,徽柔的醒来是从结婚开始的。













仁宗说:“爹爹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这个最好,也包括夫君。只是不是她想要的夫君。他想为她找一个最理想的夫婿,一个能带她像他一样的男人……这是仁宗父亲的爱,也是双鱼座吸引到的因缘。可他们不知道,这份仰视正是双鱼座隐藏的危机。







徽柔被下旨嫁给她不鄙夷的李玮,悲剧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当双鱼座不得不走入破碎的现实,结局会怎样?他们的答案是,寻找救赎——无论是从另一个人身上,还是从自己的心灵世界。









02



射手座的困境:阶级的樊篱







徽柔说:“他们把我当泥偶,包装成一个花花绿绿的大礼物,然后,就该拿去送给那傻兔子了。”要说单只是一个双鱼座的困境,故事未必是难平的。最怕的是,我困顿于现实的破碎,却始终怀抱着出走的希望,我想要在黑暗中,找到自己曾看过的那盏灯。 就像射手座一直在做的事。







同样是被木星掌管,射手座却有着不同的气质。火象星座的他们是想要极尽生命的热忱的,冲出去,自始至终都是射手座的梦想。射手座大多博学广闻,他们想在生命的旅程里去把每一段经验好好的品味,他们心中的那团火一直在燃烧,那是他们的信仰,也是他们生命的燃料。







就像仁宗一直对怀吉的评价:干净。 怀吉虽是内侍,却识文断字,小时候在御书院当差,他对权势没有任何欲望,能在御书院拜读众多先辈经典就是他最喜欢的事。如果不是身份,或许他会参加科举。那时他与徽柔相见,应是在大殿前,公主和娘娘们远远看着今年的状元郎,悄悄讨论这是个俊俏的少年。











现在,这个理想被禁锢了。 被禁锢住的,还有徽柔。“我出降那天想,罢了,我就把这副公主的躯壳送给李家当礼物,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婚后的徽柔没有与驸马圆房,甚至连手也没有牵过,面对婆家的状告,徽柔这样对娘娘哭诉着。







进化占星师Maurice Fernandez说:“射手座的原型中,存在着一种最大化的展示个人创造力的进化需求,以及在当下寻找生命意义的渴望。”这注定了射手座要总要从每一个现实中,去看破、去出走,也去找寻到他们真正想为之燃烧的事情。比如,通过爱情。 射手座的爱向来热烈,他们说,“断了线的风筝,无视身后事”。他们渴望自由,渴望冲破藩篱,冲破规则章法,冲破世人加在TA身上的期望和梦想。







如果一个射手座从来没有停下过,那或许是还没有遇到那个TA足够爱的人。 当射手座真正遇到了一份爱情,这份自由的感觉会更强烈,没有一个射手座愿意爱的左顾右盼,他们愿意牵着对方的手,一起冲到更远的未来,自己书写自己的故事。





因为从来没有章法,所以才会爱的放肆,活的畅快。在射手座的爱情脚本里,只有他们彼此是主角,如果双鱼座的爱情里充满着神性的救赎,那射手座的爱情里是从不被束缚的人的天性。













可往往,射手座天性的释放,恰要在对天性的束缚中实现,那可能是一个家庭的信仰许可,也可能是一个社会的应该与不应该。这份界定,我们称它为:身份。就像《清平乐》的原著名《孤城闭》,终究,每个人都被困在了身份的孤城里——徽柔是“公主”,怀吉是“宦臣”。







03



属于射手&双鱼的意难平





如果在爱情里选择意难平的cp,射手和双鱼一定是其中之一。他们是如此相像,一样的纯真干净,一样的向往理想,一样的不安分,也一样的发散感。但他们也如此不同,双鱼座是水,那是情;射手座是火,那是信。他们都要面对现实的残酷,理想的美好。







为什么说是意难平?大抵他们的出发有着一样的目的:超越困境。







双鱼座的困境,是从情感的裂痕开始的。水就该是水,不要有一丝杂质;那么爱情就该是爱情,不要有一分旁的顾虑。双鱼座这样相信着。 所以双鱼座在爱情里总能走出那么多宿命感,给爱情赋予了额外的神性,也给伴侣赋予了过多的期望,仿佛这不只是一场爱情,而是一次救赎。







就像两尾相依相伴永不分离的鱼,每一刻的陪伴,每一分的甜蜜,都在为双鱼座爱情的纯粹感加持: 她弹箜篌,他吹笛定音;她爱吃炙猪肉,他天明就去等;他说,公主是怎样的妹妹,他就喜欢怎样的妹妹;她说,影子在公主脚下,怀吉在徽柔心里;她看到他为自己和初恋情郎的通信落泪,她哭着说,你不喜欢,我或许也可以不理他……双鱼座遇见了他完美的另一半。











只是故事的结尾多少都沾着些悲情。因为双鱼座忘记了,水能在地上留住是因为土地的承接。再宽广海洋的最深处,依然是坚硬的土地。但不是每一个双鱼座都那么幸运,能在最开始就遇见承接自己的土壤。 徽柔和怀吉都没有。 冲突爆发在一个晚上。 那天,伤感的徽柔与怀吉月下饮酒,被婆家发现,争执中双发激烈出手。公主怒出奔走,夜扣宫门……她终于回了家,却也招致言官非议。不得已下,公主内阁都被遣散,而她的怀吉,被逐出了京城,派往了京西洒扫班。



















射手座的困境,是从道德的捆绑开始的。该去爱就去爱,该去奔跑就去奔跑,射手座是一个很会体验的星座,TA很爱去经历去探索去感受每一个这世界上存在的事物,在TA的世界里,没有什么可以称为不合理的,看起来TA们总是匆匆忙忙的经过,体验过了就是下一个。 或许你会觉得射手座总是在向远方进击,仿佛得到了什么都不满足。其实,那只是TA们还没有真正的拥有,射手座学会了出发,却还没有一个人教TA什么是停下。所有射手座的爱情里,总是带着距离。







可能是真的距离,也可能是一个不可能的人。 对怀吉来说,徽柔就是这样一个人。因为道德约束,因为社会规则,他把这份心思藏到了最深处。那是公主要他坐到身边,他的“臣不能”;那是公主大婚时,他独自一人喝的大醉;那是徽柔送给他亲手秀的荷包,他的“臣不敢”……







然而,射手座的心又怎能被锁的住呢? 公主出降后,婆家下要公主设计和驸马圆房。归来的怀吉为救公主一路闯进内阁,负了伤。第二天,徽柔指着自己的心口,含泪对怀吉说:怀吉,你被困住了,你被困在这里了。看着公主,怀吉轻轻地说:“我心甘情愿被一直困在这……”











最残忍的事不是在一片漆黑里生活,而是两个人都看到了远处的灯火,可拼尽全力,就在指尖将要碰触到那盏灯的炙热,却被一把拉回现实。射手座被困住了,外物牵绊住了TA们的脚,但困住自己心的,却是那份执念。





04



射手&双鱼之爱的另一种解法





得知怀吉被问责,史书上只用了短短十几个字讲述了公主接下来的故事:或欲自缢,或欲赴井,或纵火欲焚第舍。是的,她上吊,她跳井,她一把火烧了公主宅,只为了一件事:她要他的怀吉回来,她要见他。 因为相同,所以炽烈;因为不同,所以用最痛的部分纠缠。







射手和双鱼想一起走出去。但如果只是用自己最浓烈的一面去冲撞,却终是无法走出那个“困”字的结局。后来,她的怀吉确实回来了,可他们终是难以抵抗世俗的樊篱。





小说的结尾,怀吉被发配边疆,徽柔郁郁而终……故事永远结束在了那一句——“她死于我们分离后的第八年,熙宁三年的春天。”











然而,这个悲伤的故事里,射手和双鱼却只写了各自的一半。 射手座不知道,没有人可以真正带走一个人,我们所有的功课都是学会放开自我。







双鱼座不知道,没有人可以真正的拯救一个人,我们所有的功课都是学会自我疗愈。这不是一座没有出口的迷宫,他们本可以成就彼此走向真正的远方和救赎。 相见不如怀念,不是万般无奈的下下策,却可能是打破困局的一剂良方。







人们期待着每一个故事的Happy Ending,却不知在一起并不是故事唯一的结局,也不当是故事唯一的结局。因为所有的开始,都不是为了某个既定的结局,这是双鱼和射手本最该懂得、却常被忘记的事。 正如Frank院长的描述,射手座人生的秘密在于享受旅程,而不是专注于目的;双鱼座则明白所有情感易变的本质,明白一切都有其因果,但最终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射手座懂得何时停留何时出发,我向何方奔去,我为什么而走,这是自由;双鱼座懂得爱不是一方的感动,一方的索取,一方的执拗,这是纯粹。我爱你,并不代表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因为爱着你这件事本身,就是我最大的收获。还有什么事情比体验爱本身更让人富足的呢? 你的心在此刻自由和赤诚,当射手和双鱼只把眼光锁入了得失的空洞中,才是真正的惋惜。







那个空洞会过滤掉你对感情的期待,滤掉你对生活的向往,直到你的心里只剩下了生活的残渣,不值得。 双鱼和射手的爱情,在《清平乐》里有着另一个范本——曹皇后和张茂则。张茂则的才华和相貌也是人中翘楚,在宫外他第一次见到一身嫁衣的曹皇后,心中也不是未起波澜。只是再见时,她是皇后,他便换了另一种方式支持了她一生.。











他们在各自的故事里,写下了最好的结局。 怀吉在见茂则时,有这样一段话:他穿的衣服颜色最为暗旧,像是穿了多年的,然而却洗的干净。这件衣服是当年皇后娘娘赏的新衣,他便穿了许多年。双鱼座的相守和射手座的自由,在这一刻,才是两全了。







一段美好的感情无论有着怎样的结局,就像是在你心里种下了一朵花。它陪着你慢慢生长,它不断提醒你这世间的美好,它让你有勇气有希望的往前走。这是修炼完成的双鱼和射手给爱情的答案。从此那个双鱼射手的迷宫一下子就走到了出口。 放下,但不是忘记,这才是真正的自由。 有的人,把爱挂在嘴边,挂在每一句早安晚安里。有的人把爱放在心里,只在阳光好的日子里,翻找出来晒晒太阳,那便是很好了。















我们最终还是没有在一起,可我依旧记得你,记得我第一次见你时你的样子,记得你穿的白T,记得阳光洒下来,你看向我,眼睛里闪烁的星星。这样的美好,足够我怀念一生,足够我继续走完接下来的人生。 今晚,就是《清平乐》的大结局。 我突然又想到了怀吉的愿望,想到他说:我希望,无论我们怎样裁剪自己的记忆,都还是能出现在彼此生命里。以及望着公主离去,他终于落下的那一句表白:徽柔,也在怀吉心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21-10-23 13:23 , Processed in 0.031787 second(s), 10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